欢迎访问猫猫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我们曾经的故事

时间: 2020-01-07 13:17:02 | 作者:1兴 | 来源: 猫猫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78次

我们曾经的故事

  农村的孩子不用像城里那般拘束,一出门就是广袤的天地,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只要不去破坏人地里的作物,但求个自由自在也无人会多管。她是我们这里的孩子王,每天,就数她家最热闹,大人们都打趣道都可以开个幼儿园,全村的孩子似乎都积聚在这儿,乐此不疲的做着一些幼稚不堪的小孩子的把戏,毕竟是孩子,也没个度,吵吵嚷嚷的没完没了,和孩子没法搭话的大人们自然是心烦意乱,又限于没法和小孩子计较,当我们都走后,暗地里她免不了受长辈的一顿责罚。         她取名叫阿离,我叫阿敏,她比我大三岁。         打小我就喜欢跟在她的后面,就是一只小跟屁虫。阿离也并不排斥我,我们是玩伴。        农村里的玩具不是三月里草坪上的风筝或是庆生时想要的精致玩意儿,无非就是田里的泥巴,是最金贵却又最廉价的东西吧,农家人最不缺的就是它了。在稻谷都收割完之后,整个田园就是家畜和孩子们的天堂,土鸡和鸭鹅会被主人刻意放出来捡田里遗留下来的谷子。阿离和我总会把泥巴做成一个街上看到的蛋糕的形状,再去采些野花来装扮它一番,这已是最简单的做法,也可以揉捏成不同的形状,用随处可见的一切能使蛋糕更加美观的辅助品来装饰它,即使它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味,甚至湿泥巴糊了满脸,指甲看不出粉红。也要让它看起来近乎完美,完成后,再用雀跃的心情欣赏它,又虚荣心作祟,非要来比比谁的最为好看,只是求个结果,也没有什么结果,毕竟自己的永远特立独行。过后,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则会互相肆意地破  坏它们,亲手把一下午的心血毁于一旦。接下来,把脏兮兮的爪子洗干净,避免让爸妈看出破绽,本以为这件事已经做得天衣无缝,可衣服上沾着的泥巴还是会毫不给面子地暴露出来。    还有煮饭做菜,既然家里的锅碗瓢盆没那个胆子去折腾,孩子们自会有自己的一套,拿个屋顶上掉下来破瓦片当做碗,两块砖架起来就是一个炉灶,胆子大的还会拿家里的打火机点个火。其他的就是食材了,这个倒是很容易,什么野花野草的都可以,但如果要让它高大上、看起来像样一点,就必须费脑子再下一番功夫,得去摘一些野生的西红柿,或是去家里偷偷的拿一些青菜萝卜出来,说是小孩子的把戏,却搞得比满汉全席还要隆重,几个人做厨子把菜切了,在盘子上摆了个花样,再按照平常炒菜的一般工序,放在炉灶上意思性地烤上一烤,推算好时间端出来,再用沙子喻饭,以水代酒,临时组合的一家人便和和乐乐的吃团圆饭了。完事后,所谓的“厨房”又是一片狼藉,也来不及收拾干净,下次可不是这地儿。酒足饭饱之后,却感觉腹中空空如也,于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嚷嚷着饥肠辘辘。        最爱的还是春天的野笋与排在它后面的蘑菇,一到一年中的三月天,春笋便漫山遍野地冒出来,这个时节,我们这些平日里无所事事的捣蛋鬼,倒成了最勤劳的人。那些一年四季大多数都寂静无声的深山老林,仿佛也都热闹了起来。无论是天晴还是不瘟不火地下点小雨呵,笋都无穷无尽地生长着,阿离与我的孩子心也像是着了魔,在山里灵活地穿梭,所到之处,(看得顺眼)质地优良的笋都会被尽数拔光,再等到心满意足之时,虽然获战利品颇丰,但全身上下,能看到的地方都有狼狈之色——凌乱的发上缠着些小枯枝,还有黏人的树叶,早上刚换的衣服也会有恼人的泥巴,尤其是雨天,整个人湿漉漉的,在山间的小路上面,不免还会踩到湿滑的青苔,“啪嗒”一下摔得眼冒金星,笋也散了一地,这是常有的事,因此,比起食笋而言,家里的大人更希望我们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这样他们更为省心,毕竟,只是图个味觉上的新鲜而已。可对我们来说,重点并不在吃笋,在于拔笋的乐趣,每每看到它们的时候,心里有不言而喻的欢喜,便手痒难耐,非要摧残了它们不可,想来这就是孩子的贪心,在童真的世界里打开的一个人心的黑洞。在说起采蘑菇这事,过程与拔笋相比是大同小异,总是怎样都不嫌多,前些年,蘑菇长得多,数量是以筐来计数,靠吃山的人还赚了千来块的“意外之财”,近几年,盛产蘑菇的山萧条了许多,里面的树全换做了钞票,至少以前采蘑菇的那座山上,都不见踪影,不过,也不爱吃了。       儿时少不了的就是螃蟹、鱼、蚌这些玩意儿了,六月伏天之时,风风火火地拉上几个人,再拿上桶子、塑料袋子,跑到熟悉的那条小溪,一到那里就翻石搅水,不亦乐乎,如果发现目标,徒手便抓,有时也会被夹到,一阵痛意袭来,委屈地眼泪狂飙,乎天喊地。那接下来,螃蟹的皮肉之苦是绝对少不了的,对它来说是一场酷刑,别期待歌颂心无杂物的我们会有多少同情心,到这时候,顶多算一个顽劣的屠夫罢了。        拾柴禾亦是必不可少的,是人都喜欢听赞美的话语,孩子更是如此,为了一句“我家阿敏真勤劳”就把自己卖得干干净净,一股脑跑进山里,力气又小,只能看着阿离的柴禾眼馋,阿离总会把我的柴禾捆好,小小的有好几捆,经常是手上提几捆,脖子上还得挂上几捆。        和阿离的童年里,是欢声笑语掺杂着眼泪充斥着的,她背过我,在一个看什么都很模糊的夜里。阿敏是极怕黑的,因此阿离背她,不过一起摔在了地上,摔倒的地方刚好有一坨牛粪,她的两膝脏了,我很干净,两个人都笑了,笑声像银铃儿一样。

文章标题: 我们曾经的故事
文章地址: http://carkubb.com/jingdianwenzhang/50336.html
文章标签:故事
Top